Keep walking my way

關於部落格
自分の道の上に奔れ、誰にも邪魔させない。
  • 375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LO3 試閱】Oblivion


 
 
 
 
 
 
紅色的菱紋與開闔的薄唇。
有意識以來第一個闖入視線的面孔,從上俯視而下的溫和笑臉,
視線中不協調的帶著嘲諷。
 
「您還記得多少呢?偉大的帝國的智將?」
 
初次見面的對象,一開口就是令人摸不著頭緒、略帶嘲諷的問句,艾伯李斯特淺淺皺眉,想出聲應答卻發現自己腦中除卻自身姓名之外,一片空白。
 
「看來是什麼都不記得呢。」
「那麼就由我來告訴您,您接下來所要面對的現實。」
「您,帝國准將艾伯李斯特.巴爾茲,已經死了。」
 
「而我是這個死後世界 --- 星幽界的引路者 - 梅倫。」
 
※   
 
 
...你有什麼理由要我相信你。」
 
對於褐髮青年的輕描淡寫的解釋,鏡片後的金眸明顯的帶著懷疑。
 
「憑你現在沒有其他東西可以相信。」
收起了敬語輕挑得笑著,碧綠色的眼中不帶著溫度。
 
「不論信或不信,你都沒得選擇。」
 
戲法般在手中擺弄的紙牌伴隨著風聲猛地畫過艾伯李斯特的頸側,
雪白的襯衫頓時間染了色。
 
「一般不論是多麼清淺的傷口,痊癒勢必都得花上數日。」
信步上前,帶著白手套的手拉下艾伯李斯特下意識緊按頸部傷口的手,在染滿鮮血的手套之下、本該有著傷口的頸側卻僅是留有血跡。
 
「而現在、短短數秒間,傷口便不復存在。」
「這異於常人的恢復力,便是你已成為異端的證明。」
 
揮開箝制住手腕的力道,艾伯李斯特退開了幾步,警戒的看著眼前掛著淺笑的魔術師。
 
「如此大費周章,你想做什麼。」
「我沒有想做什麼,僅僅是奉命行事。引導、並且讓死者們接受他們已經死亡的事實。」
 
然後、成為聖女大人的棋子。
 
「目的什麼的,何不由你親自去見證呢,准將閣下?」
「與其懷疑、質疑。不如接受並享受這失而復得的生命如何?」
「只要服從,便可再一次的擁有生命,擁有自由、擁有回憶。」
「這交易、不算吃虧不是嗎?」
 
僵持不下的局面並沒有持續太久,輕易的被另一位較為嬌小的身影給打破。
 
「請你不要戲弄戰士好嗎,大小姐還在等著。」
「並沒有戲弄喔。」褐髮的魔術師轉身對著來訪的少年笑著。
「那人家衣領上的血跡是怎麼回事,可別告訴我戰士一醒來就自刎。」
「實際體驗,不就是最好瞭解現況的方式嗎?」
 
綠髮的少年笑著沉默。
 
「看來將引導的任務交給你是錯誤的決定。」
少年越過魔術師,向艾伯李斯特遞出手巾。
「我替梅倫的無禮向您致歉,我是布勞、這宅邸的另一位侍者。」
「若您還有什麼疑問或是生活上的需求的話都可以向我提出。」
 
 
「為什麼選上我。」
「因為你的執念夠深。嫉妒、憤怒、後悔、不甘或是強烈的恨意。越是扭曲強烈的意念,力量越強,越能為聖女大人所用。」
「梅倫!」名為布勞的少年語帶憤怒的回首斥責著插話的魔術師。
「不用擺出那麼可怕的表情。我說得都是事實。」
「你可以有更好的措辭跟選字。」
「我想我的們准將不需要,他生前已經聽過太多漂亮話了。」
 
把玩著紙牌,梅倫似笑非笑的看向艾伯李斯特,像是徵求同意、又像是挑釁。
沒有隨著對方起舞的打算、艾伯李斯特逕自拋出下一個問題。
 
「恢復記憶的方法與條件。」
「這個簡單、到宅邸外頭去繞個一圈你就會明白了。」
「我沒有和你打啞謎的興致。」
「真巧、我也沒有。」
 
完全不在意對方向自己投出的凌厲視線,魔術師僅是示意身側的少年去準備某些東西,而自己轉身開啟身後正微微被推動的房門。
一尊嬌小的人偶站立在門後,以冷硬的聲調向拉開門的魔術師表達不滿。
 
「太慢了。」
「正好快告一個段落、大小姐在耐心稍等會如何?」
「不需要。」人偶果斷的拒絕魔術師的提議。
「艾伯李斯特,你想找回記憶、找回力量嗎?」
 
艾伯李斯特看著眼前嚴肅的向他提問的人偶,沉默了許久,幾不可見的、點了點頭。
 
 
  
 
 
自布勞手上接過似乎是屬於自己的配劍,隨著人偶離開宅邸,人偶先是打量了一下周遭,隨意著朝著某個方下踏出步伐。
艾伯李斯特站在原地看著人偶搖搖晃晃的腳步,短暫的思考後、輕易的追上了人偶,並在其面前蹲下。
 
「失禮了。」
 
輕易的抱起嬌小的人偶,手中的重量比預想的還要輕上許多。確認人偶不會有掉落的疑慮後,朝著人偶原本的行進方向前進。
在單調又規律的步伐中,人偶平靜的開口。
 
「我是聖女大人創造出來,協助戰士找回記憶與力量的道具。沒有所謂的姓名。」
「若是非要有個稱謂的話,就同侍僧們一般的稱我為大小姐吧。」
 
 
單調的獸徑,層出不窮的魔物。
輕易的排除襲來的弱小魔物後、艾伯李斯特甩了甩劍身將上頭附著的血污給擦拭乾淨,不禁為此處的魔物活躍程度咋舌。
 
「今天就先這樣吧、先返回宅邸,明日在繼續。」
「我們再尋找什麼?」
「戰士的殘影。」人偶乖順的攀伏在艾伯李斯特的胸前。
「生前的執念太過強大,在星幽界裡化成了殘影。你所想要找回的記憶與力量也分散在這些充滿思念的殘影身上。」
 
像是看透了艾伯李斯特沉默中的盤算,人偶緊接著開口。
 
「現在的你力量不足以一個人進行探索,等你的力量更為提昇、或者是有新的戰士加入一同探索之後,才可以在沒有我的陪同之下進行探索。」
「其他的戰士...嗎。」
 
 
回到宅邸之後,人偶不發一語的獨自離開。
在綠髮少年的引導下來到了屬於自己的房間,稍事休息過後,艾伯李斯特再次踏出了房門,打算先行熟悉下未來可能會長期滯留的這座宅邸。
 
大廳、餐廳、廚房、書房、庭院、無數的寢室。
安靜、空曠、以現在的人數而言大的過份的宅院,是為了其他可能會加入的人預留下來的空間嗎?
在無數的探索後、艾伯李斯特來到了地下、一間掛滿布幔的房間。
正當艾伯李斯特伸手打算掀開布幔之時,一隻戴著手套的手扣上了他的手腕。
 
「這裡、可不是戰士該來的地方。」
 
紅色的洋服、銀色的頭髮。見攔阻成效後便帶著笑容鬆手。
 
「失禮了、我是路德。這座宅邸之中,侍奉聖女的侍僧之一。」
 
輕微的點頭示意後,艾伯李斯特再度將視線投向布幔之上。
 
「這後頭是什麼房間。」
「這裡是暗房,尚未覺醒的戰士們沉睡的地方。」
熟悉的嗓音傳出,綠髮的少年與褐髮的魔術師先後自布幔後頭現身。
「只可惜、禁止參觀。」
 
看著艾伯李斯特明顯的進入了備戰狀態,梅倫輕輕的嗤笑了聲。
「你可以不用如此的戒備,我對准將您的興趣可沒這麼濃厚。這裡是除了侍僧與大小姐之外禁止進入的區域,准將若想探險的話還是另覓去處吧。」
 
 
待艾伯李斯特離去之後,路德率先踏入了暗房之中。
 
「你對准將的態度還真是惡劣阿,是嫉妒嗎、恩?」
「原來是嫉妒阿,難怪你沒事老往暗房跑。」
「我可沒有安裝上那種深刻的感情。」梅倫環顧暗房一週,最後將視線停留在某位戰士身上,愉悅的拉開了唇角。
 
「第一位戰士已經覺醒,接下來會是哪一位呢。」
 
 
 
 
 
     
 
在林間站著的那道身影、像是回應著艾伯李斯特想法的回過身,與艾伯李斯特四目交接的瞬間、原本黯淡無光的眼瞳似乎有了點亮光。只見對方的雙唇開了了幾次、礙於距離、艾伯李斯特無法聽見對方究竟說了什麼。
 
在下一秒,對方扭曲的笑了起來、以非常人的速度朝著他猛衝而來。
 
「唔!」
 
勉強的抽出腰間的軍刀擋住那又快又猛的一擊、力道大的令手臂發麻。
看來不能硬碰硬的接下對方的攻擊、忍不住的咋舌。
視線從交接的武器像上移至對方的面孔,錯愕的停滯短暫了一兩秒、而對方也沒放過這難得的空隙、一個施力彈飛因手腕發麻而握不牢得軍刀,森藍色的雷光也同時自地上竄出、短暫的逼退了對方。
 
稍微退開的人影好整以暇的看著自己重新將被彈開的軍刀握回手中,視線再一次的落在對方的面孔。黯淡無光的藍眼、瞳孔處染上了如血一般的絳紅、帶著醉心於殺戮的笑容。
 
 

 
 
      


在起身的同時、才發現到對方的手緊緊得揪著自己的衣角。
艾依查庫一瞬間露出了痛楚的表情、但是嗓音依舊冷硬。
 
......都到了現在才感到後悔嗎。」
 
「我不後悔。」
 
突然一陣拉扯,艾伯李斯特感到自己被扯躺倒在床上,在一片黑暗的世界中,嗓音自上方落下。
 
「艾伯李斯特.巴爾茲。」
「你從來就沒有弄懂過我要的是什麼。」
「這種同情似的、贖罪似的舉動,我不需要。」
 
差不多了吧、我們一起離開這裡。兩個人的話什麼都辦的到!
你在說什麼呢、艾依查庫。就只差一點點了,只差一點就能達到我們的目標。
 
那就到此為止吧。
今後、你就一個人好好的過吧。
 
「我要的、你給不起。」

 本篇試閱。




刊名:Oblivion
作品:UNLIGHT
內容:艾依查庫 X 艾伯李斯特 、R卡捏他非常嚴重
字數:3萬字上下。
售價:250元  

攤位:天使13、14。(寄攤)


  印調走這邊


-------------------------------------------------------------------------------------------------------------------------------------------



 『遺忘一切的重生、是否代表著曾懇切的期望著遺忘。』"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本篇試閱。




刊名:Oblivion
作品:UNLIGHT
內容:艾依查庫 X 艾伯李斯特 、R卡捏他非常嚴重
字數:3萬字上下。
售價:250元  

攤位:天使13、14。(寄攤)


  印調走這邊


-------------------------------------------------------------------------------------------------------------------------------------------



 『遺忘一切的重生、是否代表著曾懇切的期望著遺忘。』"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