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 walking my way

關於部落格
自分の道の上に奔れ、誰にも邪魔させない。
  • 375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歸零

 『所有的元素都已備齊。』
『但、甦醒的代價,需要另一人的犧牲。』
冷徹、無機質的嗓音如此宣告著。
 
 
 
人偶少女的話與在眾人心中沈重的回盪著。
在寺僧帶著憐憫的眼神隨著少女離開後,宅邸中的戰士們各自離去
有人爭論、有人哭泣、有人抓緊時間相依。
 
而艾依查庫僅是以僅剩的藍眼凝視著眼前的艾伯李斯特。
彷彿要將那身影烙印進眼瞳之中。
 
兩人在大廳內僵持了許久,連戰士們紛紛離去、大廳內在僅剩下他們兩人都沒有察覺。
 
 
「.........吶、艾伯。」
「住口、什麼都不準說。」
「可是。」
「我說住口!!」
 
想是要甩開接下來的話題一般,艾伯李斯特揪起艾依查庫的衣襟將之甩至牆上。
雙手緊緊的揪著那黑色的硬質衣領,因巨大的施力而顫抖著。
 
「你知道我的抉擇,艾伯李斯特。」
「你也知道你阻止不了我。」
 
抬起手,拉下那揪在衣領上的雙手,摘下那一塵不染的白手套。
輕輕的在掌心落下一吻。
 
「艾伯一直以來都很冷靜。」
「沒有我你也可以過得很好。」
 
一同最後一份記憶分離之時的對談,艾伯李斯特覺得自己彷彿身處冰窖。
上一次是他逼走了他,這一次他卻留不住他嗎。
 
「艾依查庫...」
 
顫抖的聲音洩漏出他的動搖,在艾伯李斯特再次開口之前,
艾依查庫猛然一擊,強制中斷了這場對談。
 
 
「吶、你知道嗎、艾伯?」
「艾依查庫.羅斯帕爾德的生命,永遠都只為了你而奉獻。」
 
憐惜的輕撫著懷中的黑髮身影,艾依查庫笑得溫柔。
 
「艾伯就拜託前輩們了。」
 
 
倚在廳外的兄弟,沒有答腔。
 
 
—  —

「一切都會好轉的!」

「不要放棄!這不像你阿!!」

艾伯!!!!!!!!!!!!!!」

 
—  —


最後的記憶、痛徹心扉。
因為那是與你生死的永別。
星幽的再見、輾轉纏綿。
卻沒想到未來是再次分別。



再次睜開眼,艾伯李斯特躺在床上,用手遮住雙眼。

「艾依查庫永遠會為了艾伯李斯特而奉獻。」
「但、艾伯李斯特要的永遠都不會是奉獻。」
「我想要得是和你比肩而行阿..........渾帳。」

淚水自手臂的縫隙滑落。


敲門聲同時響起。

—  —

 
艾伯李斯特疾行在廊道上,腦裡迴盪著在甦醒之時,
伯恩哈德與弗雷特里西對著他所說的話語。


 
『哎呀呀艾伯李斯特這沒什麼好哭的。』
『那小子可好好的比你早醒了段時間。』
『活蹦亂跳的跑得可快呢找都找不到。』
『連我這個教官都不認了我也想哭呢。』


『別鬧了,弗雷特里西。』
『最後一份記憶的代價,是另一人的歸零。』
『就算僅剩白紙,但艾依查庫依舊存在。』
『或許這是那位聖女最後的一絲仁慈。』
『做好心裡準備吧,艾伯李斯特。』
 
 
憑著對那人的瞭解與弗雷特里西的指引,很快的便在宅邸中找到了正在擦拭長劍的他。
身體比理智更快一步行動,毫不猶豫的一拳揍向那人臉頰。
在那人帶著陌生與憤怒的眼神投來的同時,雙臂緊緊的擁住對方肩頭。
 
正欲發作的艾依查庫感覺自己的肩頭濡濕了一片。
 
「我會替你重新找回再度失去的那份記憶。」
「但是這次,你敢再擅自決定任何事的話。」
 

我會讓你後悔莫及。」
 
 
「莫名其妙。」
 
拋下這麼一句,艾依查庫推開艾伯李斯特,撿起自己的長劍轉身就走。
艾伯李斯特看著對方離去的身影,品味著那份從不對他展現的拒絕。
 
 
「這次、換我追逐你的腳步。」
 
 
 
 
 
 
 
 
 
-----------------------------------------
ㄎㄅ的R5喔喔喔喔喔。゚・(ノД`)人(´Д`)人(Д`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