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 walking my way

關於部落格
自分の道の上に奔れ、誰にも邪魔させない。
  • 375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歧路

 艾伯李斯特怪怪的。
 
自從聖女之子替艾伯李斯特找回了第四階段的記憶之後、艾依查庫一直有這種感覺。
自己被刻意的避開了。
 
不過這個狀況並沒有困擾艾依查庫太久。
相隔不到多久、聖女之子便找上了他,準備進行第四階段的記憶恢復。
 
記憶恢復的程序很順利。
聖女之子也貼心的替艾依查庫留下了獨處的空間以整理思緒。
 
低著頭、靜靜的坐在質地良好的沙發椅上良久,艾依查庫才舉起手遮掩住自己的臉。
第一次、有著『若是沒有想起這段回憶就好。』的念頭。
 
 
「......該死的。」
 
 
※  ※  ※
 
一向形影不離的兩人突然的個別行動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卻也捉不到人詢問,知曉狀況的聖女之子只是搖搖頭,要眾人給他們點時間。
 
艾伯李斯特將自己鎖在宅底的書房之中。
艾依查庫成日在外將自己弄的滿身是傷。
 
聖女之子看著梅倫強硬的替每日晚歸的艾依查庫處理傷口。
艾依查庫的身邊少了艾伯李斯特、看不慣的畫面讓聖女之子感到不滿。
於是轉身離開了房間。
 
※  ※  ※
 
「艾伯。」
 
沒有試著轉動鎖上已久的門,聖女之子在書庫的門外輕輕的喚著裡頭的人。
 
「我知道你在裡面,不想回話也沒關係。」
「你跟艾依查庫之間出了什麼問題我不會過問。」
「但是這樣下去好嗎?」
「逃避並不能解決你們之間的問題。」
「對你而言、艾依查庫只有這樣的價值嗎?」
「在這樣下去、會被搶走的喔。」
 
隔著門板、聖女之子聽見了細微的聲響。
 
「你這幾天都將自己鎖在房內所以不知道吧。」
「艾依查庫每晚都將自己弄的全身是傷,在這樣下去會倒下的。」
「身心雙重的疲憊。」
 
房門輕輕的打了開來,艾伯李斯特略顯蒼白的面孔出現在門後。
 
「大小姐。」
「梅倫在茶水廳替他處理傷口。」
 
 
※  ※  ※
 
 
「你要自虐也換個方式,替那些替你處理的人想想吧。」
 
梅倫背對著艾依查庫收拾著醫療用具。
 
「你可以不要管、我沒有求你。」
「布勞在抱怨血跡很難清洗,所以儘量別把自己的腳弄的血淋淋的。」
 
伸手抽走艾依查庫正欲穿回身上的殘破軍服,遞上了自己的備用襯衫,
艾依查庫盯著看了會、只是簡單的將之披在纏滿繃帶的肩膀之上。
 
看著將自己蜷縮在沙發上的艾依查庫、梅倫綠色的眼眸閃動了下。
 
「如果那人讓你這麼痛苦的話,不如就換個飼主吧。」
「哈?」
 
艾依查庫以看著異物的眼神看著眼前笑的深沈的寺僧。
 
「我不介意在房間內多養條狗。」
「你腦袋壞了嗎?軍犬一輩子只會有一個主人。」
「對、但那是你上輩子的主人。在這影之世界、並不通用。」
「胡扯。」
 
艾依查庫欲起身離開、卻被梅倫按著傷處壓回了沙發上。
剛止血完的傷口再次的滲出了紅液。
 
「......我以為你的目標是艾伯。」
「玩笑話、他對我而言是個阻礙。」
 
一隻手持續的在傷口上施壓、另一隻手俐落的挑掉了艾依查庫覆蓋在右眼上的眼罩。
 
「我有興趣的一直都不是那位威風凜凜的准將大人。」
「而是在他身邊,有著我所沒有的高度忠誠心的那隻軍犬。」
 
輕挑的在眼罩上落下一吻。
 
「把眼罩還給我。」
「可以還你。」
「但作為交換,你就把自己交給我吧。」
 
語畢、在艾依查庫的錯愕中梅倫狠狠的咬上對方正欲破口大罵的雙唇。
在外消耗了整天的體力與對方施壓在傷處的痛楚讓艾依查庫無法全力抵抗,被迫的接受的對方越矩的唇舌。
 
「警覺心不夠喔、軍犬先生。」
 
在艾依查庫覺得自己要因為缺氧失去意識之前,梅倫放開了他的唇、細碎的吻落在艾依查庫緊閉的右眼瞼之上。
艾依查庫猛地僵直了身體、一直以來都不允許艾伯李斯特以外的任何人觸碰的禁地被梅倫擅自的打破。
宛若聖地遭受侵犯一般,在艾依查庫心中掀起了殺意。
 
「你..混蛋...」
 
使盡力氣一拳往對方那刺眼的笑容揮去、卻輕易的被攔了下來讓艾依查庫更為惱火。
 
 
「真漂亮阿、那寫滿堅強意志的藍色眼睛。」
「不如就讓我挖出來收藏吧。」
 
 
 
「那可不成。」
 
凜然的嗓音伴隨著雷聲插入兩人之間。
 
※  ※  ※
 
青藍色的雷擊逼的梅倫只能選擇放棄壓制艾依查庫來閃避。
 
「我可沒同意過任何人擅自帶走我的軍犬。」
「呵、但他一臉棄犬的樣子,讓人忍不住出手阿。」
「在我沒有允許之前,誰都沒有資格出手。」
「真是霸道的飼主阿。」
 
 
梅倫將手中的眼罩拋還給艾依查庫,別有深意的多看了兩人一會。
換來了兩人充滿殺意的狠瞪。
 
「那麼、就別輕易的逃避問題。」
「下次、我可不會留手了。」
 
「你想都別想會有下次。」
「以你們彆扭的性格,可難說。」
 
梅倫再次將醫療箱打開,然後腳步輕快的離去。
 
 
※  ※  ※
 
艾伯李斯特收起了劍,拿起了梅倫放置下的醫療箱來到艾依查庫面前。
沉默的替艾依查庫重新處理在梅倫刻意施力下裂開的傷口。
 
「...肯面對我了?」
 
艾伯李斯特沒有對上艾依查庫帶著責問的眼神,手指輕撫著對方身上的白色繃帶。
 
「我沒有想像過、有一天我們會走上歧路。」
「我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表情面對你。」
「更沒想過你會為此傷害自己。」
 
艾依查庫拉起艾伯李斯特帶著些微顫抖的手,覆上自己沒有戴上眼罩的右眼。
強迫艾伯李斯特看向自己。
 
「艾伯。」
「現在我們的記憶都不夠完整。」
「無法拼湊出究竟是什麼讓我們走上歧路。」
「......但我求你、不要避開我。」
「不要拋下我。」
「不要像捨棄那些棄子一樣的捨棄我。」
 
 
透明的淚珠一顆顆的滑落,艾依查庫伸出手緊緊的抱住艾伯李斯特。
艾伯李斯特以不會弄疼傷口的力道回抱著哭得像個孩子的艾依查庫。
 
無法言諭的苦澀在兩人心中蔓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