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 walking my way

關於部落格
自分の道の上に奔れ、誰にも邪魔させない。
  • 375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自我厭惡

  
 
冷。
 
空洞的藍眼看著灰茫茫的天空,雨水豪不客氣的打落,
吸了水變得沈重的軍服緊貼在身上。
 
會冷也是理所當然的。
 
雨水的味道漸漸的取代了周圍濃厚的血腥味。
雨勢沒有緩和的跡象、艾依查庫也沒有想要移動的想法。
 
遠處的軍營正歡聲雷動。
艾依查庫無法、也不想融入。
戰場上奮勇殺敵、享受刺激是一回事。
但他無法、拿那些逝去的性命或是自身的存活來當作慶祝的理由。
於是獨自一人來到了稍早才結束戰鬥、一片狼藉的戰場。
不知怎麼的,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聽過得旋律。
輕輕淺淺的,哼了起來。
 
そう分かっているよ きれいなことばかりでは
このほしだって 青くはいれない
それでもずっと 願うよ...
 
身旁盡是斷肢、殘骸、以及鮮血匯聚而成的血灘。
佇立其中並哼著歌的艾依查庫覺得自己無比滑稽。
 
早已殺人無數卻還會感覺生命的沈重嗎?
 
忍不住如此自嘲。
 
背後響起了踏水而來的腳步聲,來人安靜的停在他的身旁。
短暫的沉默迴盪在兩人之間。
 
「你明明不需要過來的。」
「我只是來帶我的軍犬回去。」
「現在、不想回去。」
「我沒說是現在。」艾伯李斯特頓了下「後悔了嗎?」
 
艾依查庫轉過頭,僅剩的左眼終於看向身側的盟友。
即便沒有說出口,他也曉得他的問句所指的是什麼。
 
後悔追隨我了嗎?
 
「怎麼可能。」乾澀的笑了笑「我還怕你不要我呢。」
「……在我面前,笑不出來就別勉強自己笑。」
 
作り笑いに疲れたり 噓の涙を流したり
そんなこともできるんだよ? だから前を向いて
 
「你的表情讓人看了很想一拳打上去。」
「真狠吶、如果能打醒我的話倒也不錯。」
 
也許被狠狠的責罵之後,就能夠脫離這份自虐的自我厭惡。
壓在胸口的罪惡感也會稍微輕一些吧。
 
艾伯李斯特也豪不客氣,一拳紮實的落在艾依查庫的右臉上。
然後一把揪起跌落在地的艾依查庫的衣領。
隔著鏡片的金眸嚴厲的看著對方。
 
「與其做些沒用的自我厭惡,不如怎麼想想如何有效的利用這條命。」
「這樣才對的起那些在我們手上逝去的生命。」
 
「……恩。」
 
艾依查庫擦去方才被打時咬傷唇角所滲出的血跡。
 
「我會的、艾伯。」
 
捉住對方放開自己衣領的手,使勁一拉讓對方跌落在自己懷中。
額頭抵著對方的肩、不讓彼此看見對方的面容。
 
「所以、只有現在。」
「……剛才、不是在唱歌嗎?繼續唱吧。」
 
沈寂了一小段時間,清淺的歌聲再次響起。
 
 
陽は雨に落ち  君を映しだす
泣いたように零れた聲が
消え去っていく
 
當歌聲停止之後、艾依查庫放開了艾伯李斯特,並拉著對方一同站起。
臉上的笑容雖仍有些勉強,但比起方才自然了許多。
 
「回去吧,艾伯。」
「…恩。」
 
盯著對方的笑容看了好半晌,艾伯李斯特才將手搭上對方朝他伸出的手。
 
「回去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