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 walking my way

關於部落格
自分の道の上に奔れ、誰にも邪魔させない。
  • 375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歪斜世界.續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

艾伯李斯特只來得及看見梅倫迅速護住聖女之子的身影。
和艾依查庫焦急的大喊。
 
「咳、艾伯!!艾伯你……」
 
艾伯李斯特在遮掩住視線的煙霧中繃緊神經、但卻感覺不到任何惡意與殺氣。
只剩下艾依查庫焦急的喊聲依舊在耳邊迴繞、不知為何聽起來有些稚嫩。
 
「艾伯!艾伯你沒事嗎!!回答我阿!!!」
「閉嘴、笨狗。」
「嗚…」
 
煙霧散去後的景像是艾伯李斯特怎樣也無法忘懷的、故鄉的景色。
青綠色的草皮、與一眼就可望盡的城鎮。
艾伯李斯特思考著幻術的可能性、但眼前的一切又是如此的真實。

真實到讓人想落淚的程度。
 
直到身旁的小傢伙出聲打斷他的思緒。
 
「艾、艾伯?是艾伯嗎?你在哭嗎?」
 
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高大身影、年幼的艾依查庫不敢貿然靠近。
但那人的容姿卻又跟上一秒消失在煙霧中的艾伯李斯特是那麼的相像。
 
「我沒有哭。」.
 
艾伯李斯特摘下了軍帽、烏黑色的髮絲隨著風飄逸。
望著故鄉的側臉帶著懷念、帶著哀傷。
 
「那…為什麼要露出那麼難過的表情呢?」
「你不要知道比較好。」
 
帶點悲傷的淺笑、將手中的軍帽戴到了年幼的艾依查庫頭上。
看著幼年時期、帶著點怯意的艾依查庫、還真讓人難以想像未來的轉變。
讓艾依查庫轉變的如此劇烈的原因、是渦?是聯隊?又或者是自己?
艾伯李斯特發現自己從未正視過這個問題。
只是一昧的依賴著改變後的艾依查庫。
 
「你真的是艾伯嗎?艾伯又到哪裡去了?」
 
艾依查庫拿下頭上那頂過大、遮蓋住視線的軍帽,鼓起臉夾帶點抗議的持續的提問著。
乍聽下沒頭沒尾的問題、艾伯李斯特雖能夠理解,卻也不曉得該怎麼回答。
 
「我是艾伯李斯特、未來的艾伯李斯特。」
「至於你認識的艾伯李斯特…大概是和我原本的位置互換了吧,安全上應該不成問題。」
 
先不提梅倫、至少艾依查庫會拼了命的保護他。
 
「只是長大了點、就認不出來了嗎?艾依查庫?」
「因為…呃…」
 
彷彿心虛一般、艾依查庫的眼神左飄右飄、就是不肯對上艾伯李斯特的眼。
艾伯李斯特發現、剛見到兒時的艾依查庫覺得有點懷念。
但習慣了未來猖狂的艾依查庫之後、對眼前的艾依查庫的軟弱會感到些許的怒火。
 
「還有什麼想問的就問吧、別扭扭捏捏的了。」
 
像是受到責罵一般、艾依查庫縮了縮脖子。
而後、下定決心般的開了口。
 
「未來的…我…也待在艾伯的身邊嗎?」
「有…幫上艾伯的忙嗎?」
「有…保護好艾伯嗎?」
「有沒有……」
 
艾依查庫咬了咬唇、不曉得是否該問出最後一個問題。
 
該說果然是艾依查庫嗎?問的問題統統都跟自己有關、艾伯李斯特不禁在心中苦笑。
一心單純的向著自己、從以前到現在、從來都不曾改變。
 
「未來的你、依舊待在我的身旁。」
「擅自的決定保護我、擅自的受傷。」
「完全不顧我是以何種心情看著你倒下。」
「你不希望我受到任何傷害、我又何嘗不希望你安好。」
「但你卻為了我失去了一半的光明。」
「已經發生的事情無法改變、但我仍止不住的懊悔。」
「只要『我』能擁有更多力量。」
「是不是就不用再看見『你』受傷的背影、不用再被『你』一昧的護在身後。」
「『你』一定沒有想過、『你』的決定、『你』的獨斷、『你』的不惜一切。」
「會讓『我』感受到無盡的自責吧…」
 
「……抱歉、淨說些你聽不懂的事情。」
 
艾依查庫看著眼前掩住面孔的艾伯李斯特,看上去是如此的難受。
忍不住用自己瘦小的身體緊緊的抱住艾伯李斯特的肩頭。
 
「雖然...我不是很會說…但是對我來說、艾伯是誰都無法取代的。」
「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人。」
「未來的我一定也一樣吧...所以、所以...」
 
艾伯李斯特抬起眼、看艾依查庫整張臉皺在一起努力的想要組織出完整的語句。
那不帶一絲陰影的雙眸正倒映著自己的身影。
忍不住伸出手輕輕的撫上那尚未失去光明的右眼。
 
「笨狗。」
「我才不是狗狗。」
「就是隻笨狗、聽不懂人話的笨狗。」
 
看著鼓起臉頰的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釋懷的笑了。
 
※  ※
 
「現在要怎麼辦?回宅邸嗎?」
「跟著小艾伯出來的你帶著另一個人回去?你要怎麼跟領主解釋?」
「可是艾伯也是艾伯阿…」
「你覺得有多少人會相信?」
「呃……」
 
艾依查庫像是碰上了什麼大難題似的、腦袋一下歪向左邊、一下歪向右邊。
艾伯李斯特倒是很隨性的在草皮上坐了下來、一如兒時的習慣。
 
「若是回宅邸去的話…會有所留戀的…」
 
低聲的呢喃、沒有落進苦思的艾依查庫耳中。
有多久、沒有像這樣悠閒地休息了?
是在死亡之後?加入帝國之後?加入聯隊之後?還是在渦發生之後?
那時的自己、是怎麼樣也無法想到未來會如此波折吧。
 
被天空佔據的視線中、突然闖進了一顆金色的腦袋。
 
「怎麼了?」
 
只見艾依查庫搖了搖頭。
 
「機會難得嘛…所以想多看看長大後的艾伯。」
「沒什麼好看的。」
「艾伯變得不常笑了呢、明明笑容很漂亮的。」
「因為沒必要。」
 
失去的太多、早就笑不出來了。
 
「欸~好可惜…那不就代表我以後也看不到艾伯的笑容了…」
「你在意到這麼遠的事情去做什麼。」
 
原本晴朗的山丘突然飄起的白霧,艾伯李斯特立刻站起身子。
 
「時間到了…嗎。」
「艾伯?」
 
隨著視線逐漸被阻隔,艾依查庫帶著一點緊張的聲音傳了過來。
 
「小艾伯大概馬上就回來了、然後你們就回宅邸去吧。」
「把握能相處的每一刻,幸福的日子隨時都有可能會結束。」
「謝謝、再見,艾依查庫。」
 
該回到未來的那隻笨狗身邊了。
這裡的一切都讓人留戀、但這不是我的世界。
「歡迎回來、艾伯。」
「嗯。」
 
眼前的艾依查庫、笑得燦爛。
艾伯李斯特推了推眼鏡。
 
我回來了、屬於我的、死亡的世界。
 
 
----------------------------------------------------------------------------------------------------------------------------------------
 
後話(一)
「小傢伙在這沒事吧?」
「呃…被阿貝爾舉高高算有事嗎?」
「…….艾依查庫?」
「唔阿對不起我錯了因為貝琳達用很恐怖的笑容盯著我看所以我才晚一步阻止阿-----」
「多說無用。」
 
----------------------------------------------------------------------------------------------------------------------------------------
 
後話(二)
「吶吶、艾伯、未來的我是怎麼樣的人阿?」
「笨蛋。」
「咦?」
「就是個笨蛋。」
「只有這樣嗎!?艾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