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 walking my way

關於部落格
自分の道の上に奔れ、誰にも邪魔させない。
  • 375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歪斜世界

 事情發生得很突然。
在聖女之子伸手打開偶然發現的箱子之時、一陣白霧就這麼猛地衝出。
在所有人都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的時候、變化已經產生。
 
「咳!!艾伯!!艾伯你沒事吧?」
被煙霧遮蔽了視線、艾依查庫只能靠著聲音來確認眾人安好、
有那位紙牌魔術師在場根本無須擔心聖女之子的安危。
 
「吵死了、艾依查庫。」
 
回應是傳回來了、相同的聲線但卻稚嫩許多。
所幸煙霧並沒有維持太久,很快的、眾人的視線再度回歸清明。
艾依查庫愕然的看著眼前的艾伯李斯特。
那是、艾依查庫怎樣都無法忘卻的、兒時的樣子。
 
發生了意想不到的突發意外、 聖女之子當機立斷的決定終止今日的探索。
梅倫看了看年幼的艾伯李斯特,露出了微妙的笑容後便抱起 聖女之子。
 
「我只有一雙手、只能保護一個人。」
「所以你就努力保護好你的准將吧、軍犬先生。」
「可別變成我的包袱了。」
 
語畢、便頭也不回的舉步邁上歸途。
 
只見艾依查庫一臉煩躁。
 
「那傢伙可越來越不客氣了、可惡真不該被那張人畜無害的笑容給騙了跟他組隊的。」
 
「阿阿算了、總之我先帶艾伯你離開這裡吧,不介意我抱著你走吧?」
「……為什麼要抱著我走?我不能自己走嗎?」
 
年幼的艾伯李斯特看著在他面前蹲下、並張開雙手的艾依查庫露出了微妙的厭惡表情。
 
「唔、這裡地形比較崎嶇,我抱著艾伯走速度會比較快。不然晚點魔獸出現可就麻煩了。」
「我知道艾伯你有很多話想問、我們邊走邊說如何?」
「…好吧。」
 
※ ※
 
「你真的是艾依查庫?」
「為什麼是這種問題阿?」
 
雖然想過艾伯李斯特會有一連串的問題要問、
但艾依查庫怎麼想都不曾想過第一個問題居然是確認本人的真偽。
 
「因為落差太大了。」
「嘛…因為在你還沒經歷的未來發生了很多事嘛…」
 
「這只眼睛也是?」

 
艾伯李斯特伸手摸上、他一直無法不去在意的、覆蓋艾依查庫右眼的眼罩。
 
「這可是勳章喔、保護了最重要的人所留下來的勳章。」
「…..那個人一定很難過吧。」
「這倒是真的、那時艾伯你可難過到我都不曉得該怎麼安慰你了。總有種傷患的身份反過來的感覺。」
 
艾伯李斯特突然瞪大眼睛,用有些顫抖不願相信的聲音反問。
 
「是我害得嗎?」
 
死了。
我怎麼會跟小艾伯說這種事。
 
「放我下來。」
「呃…艾伯我們很快就回到聖女之館了,等回到那邊在….」
「我說、放我下來。」
「是…」
 
不論是小的還是大的、艾依查庫永遠無法違逆艾伯李斯特的意志。
但他甘願。
 
放下懷中的艾伯李斯特、自己也蹲下讓視線與之同高。
艾伯李斯特伸出手,稍微遲疑了下、取下了艾依查庫的眼罩。
稚嫩的手指碰上那闔起的眼瞼、感受到後頭沒有該有的觸感。
艾伯李斯特露出了極為痛楚的表情、又倔強的不肯讓淚水落下。
 
艾依查庫伸手拉下停留在右眼上得手指、另隻手輕輕的撫上艾伯李斯特的臉頰。
 
「我就是不希望看見你露出這種表情才一直戴上眼罩的阿、笨蛋艾伯。」
 
「對、不起…」
 
艾依查庫帶著憐惜的聲音與撫摸、讓艾伯李斯特忍不住哽咽。
 
「為什麼要道歉?這不是艾伯的錯阿。」
「就算是為了未來的我,那一樣是我的錯阿!」
「不是喔、是我的錯。」
 
艾依查庫將艾伯李斯特抱進懷中、輕聲的說著。

「是我只專注在艾伯身上、錯估了自己實力所造成的結果喔。」
「而且、只要能夠留在艾伯身邊、這才不算什麼。」
「未來的艾伯已經自責、難過的夠了。」
「不要連過去的艾伯都如此的難受。」
「這不是你所經歷的事情、所以別把他往自己身上攬。」
「已經發生的事情無法改變、在多的懊悔與難過也換不回來。」
「說給現在的艾伯聽也許艾伯還聽不懂、但是『我』會一直待在艾伯身邊。」
「為此『我』會不惜一切代價。」
「這是『我』的決定、『我』的獨斷。」
「所以艾伯不需要為了這些感到自責、因為『我』甘願。」
 
看著艾依查庫笑得燦爛、笑得幸福。
艾伯李斯特抹了抹淚水、將手上的眼罩遞還給艾依查庫。
 
「笨蛋艾依查庫。」
「只要能跟艾伯在一起、我樂於當個笨蛋。」
「……笨蛋。」
 
將眼罩帶回臉上、艾依查庫再次抱起艾伯李斯特。
 
「那麼、我們就先回聖女之館、再來想想該怎麼把你給弄回現世吧。」
 
 
※ ※
 
不意外的、年幼的艾伯李斯特在聖女之館內造成了不小的騷動。
貝琳達頗感興趣的挑了挑眉、讓艾依查庫瞬間背脊發冷的將艾伯李斯特藏至身後。但下一秒就被直喊「艾伯先生好可愛。」的艾茵給拉過去抱了個滿懷。
傑多挺感興趣的走上前去跟好不容易脫離艾茵的擁抱的艾伯李斯特比較身高、阿貝爾下一秒就豪氣的將兩人一起抱起來舉高高。
 
接收到求救視線的艾依查庫趕忙衝上前去將人從阿貝爾手中搶救回來。
 
「你們別太過分了會嚇到艾伯的阿!!」
「阿阿好狡猾~艾依查庫先生你不行獨占艾伯先生阿!!」
「有什麼關系小孩子多玩點多交些朋友才好阿哈哈哈。」
「阿貝爾你那已經不是玩的範疇了!!還有別把我當小孩看也不準在對我玩舉高高!!!」
 
趁著一片混亂、艾依查庫趕緊帶著艾伯李斯特一溜煙的跑回兩人的寢室。
 
「艾伯沒事吧?」
「…進展的太突然了有點嚇到。」
 
叩、叩。
簡短的兩聲敲門。
只有那越發惡質的紙牌魔術師才會有的舉動。
 
「做什麼?」
 
艾依查庫臉色不善的開門回應。
 
「大小姐查出了准將先生身上的異變是時效性的、估計再過一會兒就會回復正常了吧。」
「我只是奉命來傳達這些、你可以不用帶著這麼重的敵意盯著我看。」
「好、我知道了、你可以滾了。」
 
關門。
 
「你還真是毫不客氣阿。」
「對那掛著假笑的腹黑紳士不需要客氣這種東西啦。」
「比起這個、艾伯等等就要回到小艾依的身邊了呢。」
「捨不得?」
「有點、但這裡不是你該待的世界,回去比較好。」
「我一直沒問…這裡究竟是…?」
 
艾依查庫笑而不答。
 
同一時間、煙霧再起。
被遮蔽的視線中、艾伯李斯特只聽見艾依查庫用爽朗的聲音向他道別。
 
「掰啦、艾伯。」
 
艾依查庫看向煙霧中拉大的身影、笑得燦爛。
 
「還有,歡迎回來、艾伯。」
「嗯。」
 



-----------------------------------------------------------------------------------------------------------------------------------------
大艾依小艾伯篇我就寫了五頁的word....
那大艾伯小艾依篇我要寫多少阿(躺平)

趕作業的時候靈感特別多是哪招(噴哭)
我好想念sai阿QAQ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