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Keep walking my way
關於部落格
自分の道の上に奔れ、誰にも邪魔させない。
  • 375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8

    追蹤人氣

【Unlight】貓

 「這是什麼?」
「呃…貓?」
「我當然知道這是隻貓,重點是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艾伯李斯特的辦公室內,艾依查庫一臉心虛的面對著面前的艾伯李斯特。
原因是一隻結束探索後、在艾伯李斯特腳邊不太安分的幼貓。
 
「這個…艾伯你也知道外頭在下雪嘛…」
「所以你就自作主張的把他撿到辦公室來嗎?」
「對不起我錯了。」
 
斜著眼睨視著眼前老實低頭認錯的青年,正如艾依查庫所說,外頭正飄著細雪。
就這麼將幼貓丟回街上也不人道。
 
「你最好別讓他影響到我辦公。」
 
拋下這麼一句話,艾伯李斯特剝下正準備攀爬上他褲腳的幼貓將之丟入青年懷中。
 
 
※  ※
 
 
沙沙沙…
好一段時間內、房內只有書寫公文的聲音。
艾依查庫被派出去處理其他事務,幼貓則安分的窩在沙發的一角打盹。
 
艾伯李斯特摘下眼鏡、揉了揉眉間試著減輕長時間閱讀所造成的疲勞。
 
「喵~」
 
膝上忽然一重,低頭一望,原本在沙發上打盹的幼貓不知何時跳上了他的膝頭正坐著盯著他看。
 
「……下去。」
「喵~」
 
發現艾伯李斯特準備將他趕下膝頭再度辦公,幼貓抗議似的跳上了辦公桌。
這次、正坐在文件之上。
彷彿抗議著艾伯李斯特不該在面對這些文件、該讓自己稍作歇息。
 
一人一貓就這麼互瞪了好一會。
 
「走開。」
「喵~」
 
發現幼貓沒有半點服從的打算、艾伯李斯特伸出手直接將他拎下桌打算丟回沙發上,
卻發現那隻貓早已手腳並用的用爪子牢牢扣住他的軍袖,不論怎麼擺動手臂幼貓都紋風不動。
 
「你是打定主意要妨礙我做事就是了?」
「喵!」
 
半放棄的、艾伯李斯特坐上一向是屬於艾依查庫專屬座位的沙發。
幼貓滿意似的放開了他的爪子,跳至艾伯李斯特膝頭上轉了幾圈後乖順的趴下。
見狀、艾伯李斯特伸出手輕搔了搔幼貓的頭、發現貓毛的觸感意外的柔順。
有一下沒一下的順著貓毛,這才仔細的端詳著在他腿上發出滿足呼嚕聲的幼貓。
 
米白色的貓毛、淡金色的眼瞳。以野貓來說有些過份的乾淨與親人,八成是從家裏偷溜出來的家貓。
至於要怎麼查出飼主的資料,就讓撿牠回來的艾依查庫去煩惱吧。
 
看著腿上打起盹的幼貓、艾伯李斯特覺得自己也開始有了些許睏意。
 
 
※  ※
 
「艾伯、我找到…..」
 
艾依查庫的話語嘎然止住。
躡手躡腳的走到了沙發前看著艾伯李斯特的睡臉。
本來想跟艾伯報告找到那隻貓的飼主了看來只好晚點在說了。
眼角餘光注意到趴睡在艾伯腿上的幼貓,突然有種理智斷線的感覺。
艾依查庫一把掐住貓的後頸將之提到自己眼前。
 
「艾伯的大腿是我的位置只有我能躺!!!!」
「喵!!!!!!!」
 
不滿被突然驚醒怒吼、幼貓劈頭就是對著艾依查庫的臉來了好幾爪子。
 
「痛!!喂、臭貓!!!!!!!!!!!!」
 
出乎意料的被攻擊、艾依查庫手上的力道一鬆幼貓便趁勢脫逃、從沒關好的門縫中跑了出去。
這麼一鬧也吵醒了一向淺眠的艾伯李斯特。
 
「阿阿~居然連眼罩的帶子都被抓斷了、我可沒帶著備用的在身上阿。」
 
看著彎腰拾取從臉上落下的眼罩的艾依查庫、艾伯李斯特推了推眼鏡。
 
「跟隻貓計較、你幼不幼稚阿。」
「誰叫牠搶了我的位置。」
「呵。」
「笑什麼阿我很認真的耶。」
「鼻子跟臉頰上得爪痕、在滲血喔。」
「唔阿!可惡我要把那隻貓抓回來痛揍一頓!」
 
艾伯李斯特忍俊不住的笑了幾聲。
 
「艾依、過來。」
 
艾依查庫用手套隨意抹了抹臉上的血痕、在白色的布料上染上了刺眼的紅。
帶著疑惑、但依舊乖順的靠近艾伯里斯特。
只見艾伯李斯特忽然揪住他的衣領將他拉近,重心不穩的艾依查庫只好趕緊用手撐在沙發上穩住身體。
 
緊接著感受到一陣溼熱。舌尖掠過傷口來短暫的刺痛後、是細碎的吻落在闔上的右眼瞼之上。
 
「艾、艾伯!」
 
艾依查庫困窘的迅速掙脫倒退數步,艾伯李斯特卻像個沒事人一般的自沙發上起身推了推眼鏡。
 
「去把那隻貓逮回來送回飼主身旁吧,飼主應該很焦急。」
「剩的、晚點在繼續。」
 
艾依查庫的嘴開開闔闔的就是說不出半句話,只見艾伯李斯特突然露出了漂亮的笑容。
如同兒時一般的乾淨透明。
 
「若是我的狗也不見了、我可是會非常困擾呢。」
「所以你可得快去快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