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Keep walking my way
關於部落格
自分の道の上に奔れ、誰にも邪魔させない。
  • 375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9

    追蹤人氣

【Unlight】感冒

 艾伯李斯特看著辦公室的門板納悶著。

平時總是準時闖入的艾依查庫今日卻連個影都看不見。

少了那抹總是在身邊的身影、艾伯李斯特突然覺得今日的辦公室有些冷清。

 

等到今日的工作都處理完之後仍然沒見到那抹身影、艾伯李斯特終於決定動身去確認艾依查庫的狀況。

 

輕敲了敲艾依查庫寢室的門、沒有反應。

嘗試著轉動門把、沒鎖上的門就這麼輕易的打了開來。

艾依查庫包裹著棉被蜷縮再床上。

一秒斷定反常,艾伯李斯特反手關上了房門朝著床邊走近。

 

「艾依查庫?」

 

與平常相比略微急促的呼吸與緊閉的雙眼讓艾伯李斯特忍不住試著出聲呼喚。

伸手探了探額溫、燙的驚人。

 

….艾伯?」

 

微微睜開眼睛、無法聚焦的左眼帶著點溼潤、因感冒缺水而低啞的嗓音讓艾伯李斯特的動作一頓,直到艾依查庫伸出手摸索床頭的眼罩才反應過來。

 

「病人就給我老實躺好。」微怒的按住艾依查庫的動作。

 

艾依查庫從不再艾伯李斯特面前拿下眼罩、因為不想看見艾伯李斯特因為自己右眼上的傷痕而自責的表情。

 

但就是這舉動觸怒了艾伯李斯特。

 

「都這種時候了還想著要顧慮我嗎?我沒有這麼脆弱。」

「我只是….

「給醫官看過了嗎?」

 

不想聽艾依查庫解釋、艾伯李斯特逕自打斷了艾依查庫未完的話語。

 

……我討厭吃藥。」

……所以沒去是吧。」

 

看著艾伯李斯特的眼神忽然恐怖了起來,像是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艾依查庫往被子裡縮了下。

 

「我這就叫醫官過來、你最好給我好好的躺在床上。」

……是。」艾伯你的眼神恐怖到我不敢跑。

 

                

 

待醫官離去後,艾依查庫再艾伯李斯特的恐怖眼神下不甘願的吃完了藥躺回床上、強力的藥效讓他開始昏昏欲睡。

 

「艾伯你還不打算休息嗎?」

「放著你在這自生自滅嗎?」

「唔

 

艾伯李斯特脫下了身上的軍外套與外層的軍裝、走近床邊一把掀開了被子。

 

「睡進去點。」

咦?等等艾伯!?」

 

在艾依查庫沒能阻止的時間中、艾伯李斯特迅速的鑽進床中。

 

「這樣會傳染給你的阿長官大人….」艾依查庫扶著頭痛欲裂的腦袋放棄似的呢喃著。

「感冒的時候兩個人一起睡的溫暖會讓病人好的比較快、這是你說過的。」

 

 

「笨蛋、你想做什麼!?感冒會傳染的阿!!」

「我才沒那麼容易被傳染感冒呢!我的身體可是很健壯的!」艾依查庫自信滿滿的鑽入艾伯李斯特的床「更何況…兩個人的溫度比一個人好這樣才不會在著涼,一定可以好的比較快的!」

……你被傳染了我可不管喔。」

「嘿嘿、到時就換艾伯來照顧我囉~」

 

 

回想起小時候的童言童語,艾依查庫怎樣也沒料到艾伯李斯特會這樣把約定謹記於心。
一股暖流流過心頭、艾依查庫笑得像個長不大的男孩。

 

「那我可就不客氣的向艾伯汲取溫暖了。」

 

毫不客氣的摟過艾伯李斯特的腰、貼著對方的頸子就這麼心滿意足的閉上眼睛。

艾伯李斯特揉了揉那頭不乖順的金髮、在累積的疲勞下不久也跟著沉沉睡去。

 

 

 

次日、不意外的軍犬恢復了活力、卻換成智將病倒在床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