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 walking my way

關於部落格
自分の道の上に奔れ、誰にも邪魔させない。
  • 375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盟友






 艾伯里斯特睜開了眼睛。

環顧了下周遭陌生的場景、淡淡地皺了眉。

 

「醒了嗎?」

 

艾伯里斯特回過頭、一位體型嬌小的少女靜靜的坐在他的身旁。

視線落到裙擺沒能遮掩住的膝蓋,如同玩偶似的球狀關節。

 

不是人類嗎?

 

艾伯里斯特僅是淡淡地審視幾秒後將視線移回少女臉上。

少女也不介意艾伯里斯特審視中帶有警戒的視線,平淡的、開了口。

 

「我是、引導者。」

 

   

 

….所以、引導你取回記憶是我的使命。」

 

「聖女的騎士候補這就是原本已經死亡的我為什麼會在這裡的原因是嗎

 

「看樣子你還保有一點點自己的記憶呢。」

 

「不全是好的就是了。」

 

像是在確認記憶似的,艾伯里斯特闔上眼沉默了一段時間。

整理完思緒、艾伯里斯特決定問點實際的問題。

 

「說是要取回記憶具體的行動應該怎麼做,引導者?」

 

「那麼首先就先在這附近一帶搜索看看吧。」

 

         

 

槍響。

 

一腳踢開地上佔去通路的魔物屍體,艾伯里斯特顯得有點不耐煩。

 

「你似乎很焦躁?」

 

「我只是討厭死纏爛打的對象。」

 

「是嗎。」

 

淡淡地回應、引導者似乎對這不太感興趣,視線定著在一旁的樹叢。

艾伯里斯特也看了過去。

 

「看來有了魔物之外的東西呢。」

 

…...似乎是如此。」

 

經過大約10秒的沉默,艾伯里斯特漠然的開了口。

 

「你就大方點現身如何,艾依查庫?」

 

         

 

煩躁。

 

一睜開眼就在陌生的環境,除了自己的名字之外什麼都不記得。

除了記憶之外、自己似乎還失去了更大、更重要的什麼事物。

 

隨著直覺的引導,艾依查庫來到了森林。

見到了自己以外的人類、多了可以談話的對象應該是件值得開心的事情。

 

但一看見艾伯里斯特的臉,艾依查庫覺得卡在胸口的騷動正急速的膨大。

 

騷動、不快、無法掌控。

平息的方法很簡單。

排除、驅離、徹底毀滅。

殺掉就好了。

 

如此想著的艾依查庫直接的付諸行動,抽出腰間的配劍朝著艾伯里斯特直衝而去。

艾伯里斯特不閃也不避、那冷徹的視線看的著艾依查庫心頭一顫,手中的劍硬生生的偏離的原本的方向,在艾伯里斯特的臉上劃出一道血痕。

 

「連主人的臉都記不住嗎、笨狗!」

 

響亮的斥責。

一瞬間、似乎有什麼在艾依查庫的眼前重疊。

不同的時間、地點。相同的只有……

 

 

         

 

艾伯里斯特接住朝他倒下的艾依查庫。

引導者饒有興致的看著艾伯里斯特安置艾依查庫。

 

「認識的人?」

 

「啊啊不過他似乎沒有記憶的樣子。」

 

「看起來很痛苦。」

 

「大概是正在做惡夢吧。」

 

「艾伯、我指的是你。」

 

……

 

   

 

艾依查庫在雨中狂奔。

帶著極度的不安與焦躁、趕赴戰場的另一頭。

 

當他趕到的時候,一切都已經結束。

艾伯里斯特倚著牆、坐臥在血泊之中。

 

「吶艾伯你在做什麼在這種地方睡覺會感冒的喔

 

沒有反應。

 

「吶阿艾伯

 

沒有反應。

 

艾依查庫跪倒在艾伯里斯特的面前,顫抖的伸出手擦去艾伯里斯特滿臉的血污。

 

好冷。

艾伯的身體好冷。

必須替艾伯取暖才行。

 

抱著艾伯里斯特、艾依查庫靠坐在牆邊、將臉埋在艾伯里斯特的項頸。

 

好冷、好冷。

艾伯一定比我更冷。

要多少溫度都沒關係、全部拿走也沒關係。

只要艾伯能夠睜開眼睛。

 

雨不停的下著。

 

最喜歡的黑色眸子、看不見了。

最喜歡的磁性嗓音、聽不見了。

 

「吶艾伯你知道嗎?」

 

「失去了主人的軍犬也活不下去了喔。」

 

「所以阿艾伯、在地獄的入口等我。」

 

艾依查庫拿起艾伯里斯特腰間的配槍把玩了下,對著懷中的艾伯里斯特笑了笑。

 

「我馬上就去見你。」

 

槍響。

 

     

 

艾依查庫猛地從地上彈起。

一抬頭便看見艾伯里斯特倚著樹的身影。

 

「醒了嗎、笨狗。」

 

艾伯!」

 

聽見艾依查庫準確的喊出自己的名字、艾伯里斯特一直緊繃的肩線終於放鬆下來。

 

所以說這裡是地獄?」

 

「很可惜似乎不是。」

 

艾依查庫從地上站起身、發現腰間的劍鞘是空的。

劍落在距離自己大約三步遠的地方、上頭還沾著血。

他聽見自己的聲音在顫抖著。

 

「吶艾伯為什麼不轉過來看我。」

 

……

 

「臉怎麼了嗎?」

 

……

 

「是我弄傷你了嗎?」

 

「不礙事。」

 

「我..!」

「我說了不礙事。」

 

艾伯里斯特強硬的打斷了艾依查庫。

 

「跟你的右眼相比不算什麼。」

 

難堪的沉默迴盪著。

 

「敘舊結束了嗎?」

 

「誰!?」

「引導者。」

 

 

   

 

……..所以說要回復記憶的話就是要跟著你東奔西跑就對了?」

 

艾依查庫在聽完引導者的說明後搔了搔頭髮做出了這樣的結論。

 

「簡單來說,是這樣沒錯。」

 

聽起來挺有趣的,就幫你一把吧。反正艾伯聽你的、而我只聽艾伯的。」

 

「別把責任推到我身上。」

 

「軍犬當然要服從飼主嘛~」

 

「感情真好呢。」

 

「謝謝誇獎。」

 

「這並不是誇獎、笨狗。」

 

艾伯里斯特無奈的嘆氣。

引導者朝著艾依查庫伸出手、艾依查庫也爽快的回握。

 

「那麼、未來就請多指教了。」

 

「喔!請多指教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